一支沉迷鬼龙红郎的甜筒

一支准备出坑的甜筒

【着急的杏花】【偶像梦幻祭】【乙女abo】

【着急的杏花】【abo设定】【ooc有】
【红杏】【私设有】②
一阵天旋地转,预料中的疼痛却并没有传来,只听到耳边一声闷哼,自己就被稳稳地接住了。
小杏惊魂未定地睁眼,与斑驳的红发一起映入眼帘的,还有红郎那张写满了担心的俊脸。“……鬼,鬼龙前辈。”
红郎觉得自己从来没有这么惊慌过,只是看到小杏踏空的时候,他的身体已经抢先一步冲上去。将人接住以后,脑海里才后知后觉地浮现【还好没有受伤】的念头,以至于无意识地说出了口“……还好你没事。”
“……没事的,我没有受伤,这都是多亏了鬼龙前辈。”明明才经历了惊魂一刻的小杏忍不住笑出声“我从来没见过这么慌张的鬼龙前辈呢。”
红郎就这么静静地抱着小杏,默默地感受着她没多少的重量,她搭在自己手上的发丝,她纤细的腿,默默地神游。【……多吃肉】是在哪里听过来着,小姑娘的确是应该多吃一些。
“……那个,鬼龙前辈?”小杏忍不住开口,前辈看着她的眼神为什么越发慈爱了?发生了什么?小杏试图从红郎身上下去“那个,我还有文件要——唔!?”
小杏痛得猛地一瑟缩,剧烈的钝痛从小腹传来,扩散到身体各处……生理期?不对啊,自己的生理期一直很准时,而且从来没有这么……严重过。小杏只觉得自己的肌肉开始抽痛,头晕目眩,意识模糊,无法自由行动,耳边还传来吵杂的嗡鸣。
只有抱着她的红郎知道发生了什么:一阵浓烈的花香扑面而来——发情期……小姑娘是个Omega!
……而这个学校最不缺的,就是正在成长期的 健全的 Alpha!红郎觉得脑袋在抽痛,自己无论如何也不愿意她受到伤害,她是学校的制作人,是大家的制作人,她很重要。
为什么她很重要?心中一股小小的声音被湮没在无声的自我欺骗里。
红郎脱下自己的外套罩在小杏身上,咬紧牙关,抱起人就发足狂奔——医务室,医务室里有镇定剂!
小杏已经无暇顾及别的情况了,突如其来的发情期让她猝手不及,发情期的作用开始显现,整个人就这么瘫软在红郎怀里。
红郎一边跑,一边回想没怎么认真听却意外记得清清楚楚的生理课内容:低烧发热——让属于Omega的信息素(香味)扩散;头晕目眩,四肢无力,肌肉酸痛,关节疼痛——让Omega无法反抗或逃走;小腹钝痛同时为接纳Alpha做准备……
“……啧!”红郎有些愤怒地咂嘴,一时间不知道将这些记得那么清楚到底是不是好事……记不起来就没有办法帮小姑娘脱离困境,小小的身子加上一身的信息素怕是要被一群Alpha生吞了。记得起来吧……又莫名其妙地让人觉得火大!像是一团火在烧。
正在奔跑的人全然不记得自己也是一个Alpha,是这个学院最高大、最强壮的Alpha。而他身上的信息素已经随着汗水蒸发而扩散,完全地盖过了杏花味的信息素。
不然早在他奔跑的时候,就会和被信息素吸引而来的其他Alpha撕打起来。
受到红郎信息素的刺激,小杏的症状更严重了,花香味越发甜腻,细细的薄汗将刘海打湿,粘在额头,整个人像是融化了一般。感觉到大腿间的异样,小杏惊慌又羞耻地呜咽一声,不安地抓住了红郎的胸前的衣服。
红郎改为单手抱,好腾出一只手来安抚这个对突发事件感到不知所措的小姑娘。
“还好吗?很快就到医务室了,小姑娘你再忍耐一下……”看了看自己有些出汗的手,红郎最后也只是轻拍了几下被校服外套盖住的小杏,丝毫不知自己对小杏的影响。
小杏本来就迷迷糊糊的,正是敏感的时候,被这么拍几下,骨头都要酥了,只能竭尽全力地抓紧手中的那点布料。红郎以为她在催促自己快点,正好看见医务室的窗户没关,用手肘推开玻璃窗,手一撑往上一跨就平稳地落在医务室室内,那干脆利落的动作怕是阿多尼斯见了也要和飒马一起称赞一番。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【未完待续】

评论

热度(19)